在线客服广州图畅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
广州图畅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
广州图畅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
客服电话

4006-591-191

售后投诉
广州图畅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
广州图畅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

最温暖图书馆里的流浪汉

杭州图书馆允许流浪、拾荒者入馆,被网友赞为“最温暖图书馆”,各地图书馆纷纷学习。76岁的章楷带着麻袋与其他读者同桌看书。章楷生于杭州乡下,曾任村干部和民办教师,现已退休多年。因早年离婚,儿女又在外地,目前在杭州独居,依靠退休金和拾荒为生。摄影:蒲晓旭/法制晚报

图书馆下班后,章楷在路边的垃圾桶捡拾瓶子。他用一根竹竿将两个口袋挑于肩后,穿一双被泥染黑的白色运动鞋。透过塑料袋,可以看见其中的塑料瓶和罐子。

看书前章楷都会自觉洗手。尽管浑身污渍,但章楷手却很干净。他解释,尽管杭图没有规定拾荒者必须洗手,但每次看书前他都会将手洗净,“不要把书弄花了。”

两个月前的一天夜里,心情郁闷的他去书店看书,跌倒在路边一块花岗岩上。因为天黑加之视力不好,剧痛过后,并未在意的他仍到书店看书。直到一位热心女子发现他满腿是血,才将其送入医院。为节省药费,他又回到书店查阅医药书籍,购买绷带和消毒药品自我医治。

虽然视力极差,但他还是把书报凑到眼前看得津津有味。

从一年前开始,重庆籍拾荒者陈虎几乎每天下午都会坐在阅览室里读报,并用圆珠笔将部分内容抄到自带的报纸上,有时还会边抄边笑。

陈虎今年36岁,一年前来到杭州打工,却始终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,索性捡起了垃圾。“我想抄点东西带回家,以后搞养殖。”陈虎操着浓重的重庆话说,如果再找不到活,自己就要回老家了。

走出图书馆,他会去附近的荒地取出自己放在那里的行李–一张破席和一床已看不出底色的被褥。而后扛着行李前往杭州下车路一家24小时银行门口,与几位流浪者一同睡在路边台阶上。临睡前,他还会看几眼在图书馆充足电的手机。

报刊区管理员叶婷介绍,陈虎对国际、军情新闻情有独钟,《环球时报》是他每天必读的报纸。陈虎曾有段时间很喜欢坐在阅览室的沙发上看凤凰卫视。因笑声过大,被叶婷劝阻。陈虎当时虽并未理睬,但此后再无类似行为。

除了陈虎,还有一位终日伏案写作的流浪者。他是32岁的安徽太和人谢斌。在11月初的杭州,他仍穿一件短袖T恤,穿一双崭新的绿色解放胶鞋。单看外表,很难将他与流浪者联系起来。但靠近了,还是能够闻到一股汗酸味。

“说我们‘最温暖’,其实是种鞭策。”梁亮表示,公众的认可,会让杭图推出更温暖的服务。如为老人提供眼镜,为借书多的读者提供小推车,为残疾人送书至社区,为盲人提供听电影等。

谢斌在图书馆不分日夜地写作,两个星期就能写完三四个笔记本,一个装满本子的手提纸袋,被他随身携带。来杭图以前,他去的最多的是书店。在他的印象中,图书馆是收费的,直到他听说杭图不仅允许流浪者入内,他打消了回家的念头,“家乡的图书馆还不如杭图的一个角落大”。

有不少流浪拾荒者将杭图作为睡觉的场所。对这样的人,管理员会试图与之沟通。音像区管理员陈夏说,尽管管理员并不会歧视流浪者,但敏感是他们的共性。“有些不理解我们,觉得我们看不起他们。”

除了能自由出入阅读外,流浪人员还可在设有空调的书馆内免费看电视、电影、上网、听音乐、接开水,甚至用书桌下的电源充电。由于近90%的面积对读者开放,杭图新馆也是目前国内外开放比例最大的公共图书馆,年接待读者300多万人次。

“流浪、乞讨者可能暂时居无定所,可能暂时窘迫,但不代表我们可以拒绝他对文化的追求。”图书馆副馆长梁亮说,至于从何时起开始对流浪人员开放,她已回想不起。但确定的是,在她来杭图工作的28年里,杭图始终没有拒绝过流浪人员。

杭图“走红”,副馆长梁亮深感意外。在她看来,杭图作为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的成员馆,理应秉承其对公共图书馆不分种族、年龄和人群的服务原则,“我们只是践行了一个公共图书馆应尽的理念。”

但问题也随之而来。在杭图搬入新址之前,因旧馆面积有限,读者彼此距离较近,曾有读者对身边的流浪、乞讨者散发异味而感到不满。馆长褚树青为此劝导读者,如觉不便可更换座位,图书馆没有权力去让另一位读者离开,何况流浪、乞讨者并没有干扰他人。

按阅读目的,图书馆读者大致可分三类:求知的学生、充电的上班族、消遣者。不知何时,读者中又多了流浪拾荒者。在被赞“史上最温暖图书馆”的杭州图书馆,就有一群每晚闭馆才肯离场的流浪、拾荒者。

消息源:光明网

源作者: 光明网


分享到:
发布者:  发布于  行业动态 , 发布日期: 2014年11月24日  

发表评论

(* 为必填)